波力斯卡

又一个WordPress站点

周维佳上等人怕老婆,中等人敬老婆,下等人打老婆-国学大智慧

2019-05-21 19:55:48
上等人怕老婆,中等人敬老婆,下等人打老婆-国学大智慧



老婆,是这个世界上,虽然和男人没有血缘关系,却要相伴最久的人。对老婆的态度,藏着一个男人最真实的人品。想知道一个男人处于什么样的层次,看看他怎么对老婆的就知道了,上等人怕老婆,中等人敬老婆,下等人打老婆。
一、上等的男人,怕老婆
上等的男人,在外面是强者。他们在家外叱咤风云、顶天立地,所以才不需要在家人面前获取所谓的“成就感”。上等的男人不会和老婆赌气,因为他知道伤害亲人,是无能的表现。层次越高的男人,也越懂得体会女人不容易,所以才怕老婆。
春秋时期的勇士专诸,与曹沫、豫让、聂政、荆轲并列为古代“五大刺客”。据《越绝书》记载,有一次伍子胥看见专诸正要跟很多人打架,只见专诸“碓颡而深目,虎膺而熊背,有万夫莫当之气”,就在一场激斗在所难免之际,却因为一个人的到来,瞬间云消雾散,此人就是专诸的妻子。
妻子出来叫他,专诸立马转身乖乖地跟回家了。伍子胥很奇怪:一个万夫莫当的大侠客,怎么会怕一个女人?于是便赶上前去询问原因,“何夫子之怒盛也,闻一女子之声而折道,宁有说乎?”(你那么生气,听到一个女子的呼喊就消停了吐尔逊娜依,这是什么道理呢?)
专诸却回答说:“夫屈一人之下,必伸万人之上!”(能屈服在一个女人手下的人,必能伸展于万夫之上。)
后来专诸被伍子胥推荐给吴公子光(即后来的吴王阖闾)后,表现很不俗,以鱼肠剑惊世一刺,成功刺杀吴王僚而青史留名,被司马迁收入了《史记》的《刺客列传》之中。
袁枚引《越绝书》曾发这样的议论:“专诸与人斗,有万夫莫当之气,闻妻一呼,即还,岂非惧内之滥觞乎?”
男人之所以怕老婆,只是因为爱。《妙色王求法偈》中云:“由爱故生忧,由爱故生怖。”只有真正的爱一个人,才会特别在乎一个人的感受,怕老婆正是这种情况的一种表现。怕爱的人不高兴,怕她心里难受,自然会做一些讨好她的事。当男人不爱她的时候,男人不会“怕”老婆,因为男人不再在乎她的感受。
至于应该如何“正确的”怕老婆,胡适先生有一套新“三从四德”,可供广大男士参考:“太太出门要跟从,太太命令要服从,太太说错了要盲从;太太化妆要等得,太太生日要记得,太太打骂要忍得,太太花钱要舍得。”

二、中等的男人金感胶囊,敬老婆
古人非常推崇“相敬如宾”式的爱情,指的是夫妻相互尊敬,如同对待客人一样。“相敬如宾”语出《左传·僖公三十三年》:“臼季使过冀太湖大学堂,见冀缺耨,其妻饁之,敬,相待如宾。”
讲的是春秋时期,晋国大臣郤芮因罪被杀,儿子郤缺也被废为平民,务农为生小狐狸发明记。郤缺不因生活环境和个人际遇的巨大变化而怨天尤人,而是一面勤恳耕作以谋生,一面以古今圣贤为师刻苦修身,德行与日俱增,不仅妻子甚为仰慕,就连初次结识的人也无不赞叹。
一次郤缺在田间除草汾西矿业吧,午饭时间妻子将饭送到地头,十分恭敬地跪在丈夫面前,郤缺连忙接住,频致谢意。夫妻俩相互尊重,饭虽粗陋,倒也吃得有滋有味。
此情此景,感动了路过此地的晋国大夫胥臣,一番攀谈,认为郤缺是治国之才,极力举荐他为下军大夫,后来郤缺立大功,升为卿大夫。
所以古人常用“相敬如宾”来赞誉模范夫妻,尤其是在“男尊女卑”的传统社会里,往往是对男人的要求更高。
但对待妻子如宾客的男人,真的是层次高的男人吗?恐怕也不尽然!
在知乎上有个问题:“相敬如宾,举案齐眉还叫爱情么?”帖子有3万多的浏览量、几十个回答。网友的观点总结起来,大概就是:好的夫妻,不是一辈子不吵架,而是吵架了还能在一起一辈子。有人说:“客套是夫妻间最长的距离,客气是夫妻间最近的陌生。”
所以,敬老婆的男人也是这样,他对老婆彬彬有礼、礼貌有加,但实际上是跟妻子之间充满着距离感。
在这个世界上,需要男人相敬如宾的人实在是太多了。上司、同事、客户、合作伙伴、不怎么熟悉的朋友、貌合神离的亲人、表面一团和气的竞争对手、偶遇的陌生人……面对这些人的时候,男人必要穿上得体的衣服,装出客气的笑容,说着礼貌的话语。
但在面对爱人时,如果还是保持着客气式的敬意,那就不是老公,而是客服。
怕老婆的男人是出于爱,敬老婆的男人是出于修养,但缺乏了对婚姻的温度与激情,所以敬老婆的男人只是中等人。

三、下等的男人,打老婆
由于古代女人地位比较低下,所以打老婆这种事在古代一点不稀奇。《清律例》中就记载,“凡妻殴夫者,但殴即坐。杖一百,夫愿离者,听。其夫殴妻,非折伤勿论;至折伤以上,减凡人二等。”
在清朝,妻子打丈夫,只要打了就有罪,要是丈夫告官,就要杖责妻子一百。而丈夫打妻子,没打伤不算有罪,便是打伤了妻子,要受的惩罚也要比打不相干的平民减罪二等。
但随着社会的进步和女性地位的提高,打老婆已经成为一种公认的“恶习”,大老婆的男人也自然成为人们口中的下等人,也就是俗话讲的“渣男”。
舌头牙齿都会打架,朝夕相对的夫妻也难免因各种问题发生吵架。吵架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因吵架让矛盾升级,甚至拳脚相加。是否打老婆,与知识水平和教育程度无关,而与一个男人的层次和人品相关。一个民工可能施暴,一个教授也同样可能施暴,知识分子阶层的家庭暴力同样触目惊心。
打老婆的男人,往往缺乏情绪控制能力。那些在家会突然暴跳如雷骂老婆的男人,在家会摔东西砸东西的男人,动不动就拿老婆出气开刀的男人,基本上都有家暴倾向。
打老婆的男人,往往缺乏道德底线。这种男人视亲人如粪土,冷血无情,不忠不孝,为了高兴墨坛文学网,可以去伤害亲人周维佳,让亲人去承受伤痛,将老婆当作发泄情绪的工具,丧失了道德的底线。
打老婆的男人,往往将可怜的自尊心看得比生命还重要。在这样的男人身边,你永远不知道哪件事情会伤害到他的自尊心,也永远不知道哪个事情会让你挨打。


















先是全城骚动,满城求见败家子,没过一会儿,梁秋突然接到荒地行会的敕令,要他火速赶回去,而这一回去,就到现在也没个消息……看样子也是指望不上了……要说如今最后悔,最痛苦,最纠结的人是谁,那无疑就是从紫衣侯府叛变过来的秋明,秋大管事了……他后悔了!真的后悔了罗氏鲜!“鬼迷心窍啊……”秋大管事脸上的表情就像是要哭出来似的,心头懊悔万分:“老夫放着好端端的紫衣侯府大管事不做,偏要跑到秦家来……现在好了?现在好了!什么荣华富贵,什么抱上大腿……全没指望了!完蛋了……这次真的完蛋了……”似乎冥冥中要验证秋大管事心中所想似的,突然有一道人影走入此间,此人趾高气昂,刚一进入,就仰起脖颈道:“秦娇娇,家主来讯,你这个代家主好像做得很不称职啊……”秦娇娇本来美眸盯着秦云,此刻闻言,却也没转过眸子,只是冷声道:“家主总不会撤了我这个代家主吧?”“你!”那人一时语窒,顿了顿,方才哼道,“家主说,下不为例!”“那就是了……秦用,你想当取代云儿,取代我,还早着。”秦娇娇冷冷说道,“没什么事的话,滚!不要打扰云儿静养。”“哼,秦娇娇,你有力气在这对我颐指气使3k小说网,还不如好好想想接下来如何是好吧!你看看你弄的这堆烂摊子……”此话一出,秦娇娇美眸又黯淡了几分,顿了顿胡蓝之狱,说道:“留下半亩荒地底线,其余……都卖了吧。”“哼……算你走运,家主也是这个意思。不过家主还说了,”秦用说着,就一指秋大管事,“这个人,必须交出去!”此话一出,秋大管事顿时吓得双脚颤抖,一个不稳就瘫软在了地上——他现在要是被交还给紫衣侯府的话,那下场简直都不用想!“秦小姐……秦小姐,救命啊!”秋大管事颤巍巍地向秦娇娇求救道,然而此女却只是略一沉吟,就点头道:“我无异议,另,那批炼器师,你们也看着办吧。”此话一出,如晴天霹雳,秋大管事顿时嚎叫起来:“秦娇娇!你这个贱人,当初你说……当初你说过的……啊!你会后悔的!”这些话没有说完,他就已经被不知何时出现在场间的几个秦家供奉拖了下去,声音渐渐消远……秦娇娇却是美眸依旧死死盯着秦云,脑中回忆连连……“云儿……”秦娇娇轻声喃呢,看着在睡梦中仍然面色狰狞的秦云,她先是失望,再是惋惜,忽而又想起当初那个英姿勃发的少年,更是不住幽叹……这般神情不知变换了多久,秦娇娇美眸里终于出现了一丝坚定。“不能这么下去了……”“不能这么下去了曾小雨!”“这个败家子,已成了云儿的心魔,我不管他是真有谋略,还是撞了好运,这一次……他必须死!”心念一动,秦娇娇款款站起身来,眸子里一抹妖冶红焰一闪而过,她整个人的气势怀仁一中吧,仿佛也隐隐起了一些变化……“秦娇娇,你,何美璇你要干什么!”还没走的秦用见状,自然吓了一跳——他是素来瞧不起秦云的那一帮人之首,眼见秦娇娇突然变了神色,自然惊慌不已。然而秦娇娇根本连看都没看他们,只是冷冷说道:“地图。”“什么……什么地图?”对方不明所以,却见秦娇娇已是转过身来,一瞬,身影已近在眼前,竟是掐住了秦用的脖子,话音冷冷,带了一丝杀意:“我说,紫衣侯府,地形图!”…………天绝楚家。“少主阿启算命网,老夫人苏记棺材铺。”慕流凌用了许久才处理完门外之事,重新走入紫衣侯府,此时,范氏也已一脸兴奋地拉着楚天箫来到了场间,慕流凌便先见了一礼。“阿欠……”楚天箫伸了个懒腰,显然还没睡够,揉了揉惺忪睡眼道,“流凌,现在情况如何了?”范氏闻言也是双眼发亮地望向慕流凌,只见她嘴角勾笑,说道:“回禀少主,如今形势大好!整个天绝城现在都在疯抢少主您出品的首饰,我们的现货已经全部卖出,合计盈利两百三十万灵币。”“此外,天绝城有七家商会,四门世家想要代售我们的首饰,竞价已至三百六十万灵币,但以流凌看来,这个价位远非极限,他们应是在等与少主亲谈,好叫少主知晓。”“我们这次,可谓大获全胜。”“目前,已有十九家宝器阁对我们首饰下单,出价颇高,已相当于对应的寻常宝器溢价两成,只今日半天,流凌便已经收到一百十二份订单,所有来者都表示愿当场付订金,折算下来,大约是两百万灵币,按照少主所述的最大规模炼制,则需两月方能做完这些订单,而届时的全额,则是……”慕流凌说到这里,顿了顿,吞了一口唾沫,才缓缓说道:“七百……九十万!”嘶!此话一出,场间除了楚天箫之外的一干人等全部倒吸了一口凉气——多少?七百九十万?就连范氏见惯了大场面,此刻也是神色微愣,天绝楚家未与京都楚家分家之前,这等利润的家产自不少见,可是才不过数日,仅
一个人一辈子最好的投资,不是车、不是房、而是一个无论贫富都对他不离不弃的伴侣。所以一个男人对伴侣的态度,其实就是他做人层次和人品的缩影。

带你走进五千年中华国学智慧殿堂
作者:admin 分类:全部文章 浏览:15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