波力斯卡

又一个WordPress站点

司马迁上海PK香港,谁将成为新零售之都?-城市竞争力

2017-06-09 04:42:58
上海PK香港,谁将成为新零售之都?-城市竞争力
近日,作为“新零售”标杆的盒马鲜生会员店,迎来了一群西装革履的神秘人物,这些人不像普通消费者,他们用好奇的眼光打量着每样商品的标价、产地和上架日期。
原来,他们是这次出席全国“两会”的香港籍代表委员,专程前来,就是以内地为师,了解当下内地百姓生活正火的“新零售”商业模式,准备取经带回香港。
这一事件引来了众多媒体关注和报道,让新零售这个由阿里巴巴提出的概念,再次成为热议茶叶面包,年初火热的“谁将成为新零售之都”之争也再次被点燃。

1
新零售之都,花落谁家
年初关于新零售之都的争论本已尘埃落定,上海最后以高规格的城市定位、华丽的零售数据,以及各大互联网巨头在沪布局新零售规模态势,战胜了其他城市,成为新零售之都呼声最高的内地城市。
但香港代表参观盒马鲜生的举动,给这个头衔的归属带来了悬念。
香港作为中国对接世界的重要枢纽和门户,是全球性购物中心,号称购物者的天堂,香港代表团造访盒马鲜生,意味着它愿意从头起步,拥抱新零售,以香港的国际地位和厚实家底,极有可能后来居上。
而且,作为新零售之都,必然是要和消费者密切接触、能够时刻感受到市场脉搏的变化的城市,同时它也能够拥有最多的零售业态,这两点不仅上海符合,香港也符合。
在这方面,内地城市能与香港有可比性的,也只有上海。那上海与香港,谁最有可能成为新零售之都呢?
在解答这个问题前,我们必须要好好解释一下什么是新零售陈菊梅。所谓的新零售,与传统零售最大的不同之处,在于新零售是以人为中心的零售业态。
如果非要用一个具象的事物来呈现,盒马鲜生就是新零售概念最好的诠释。盒马鲜生是一家会员店,它通过对用户数据的整合和积累,有效打通线下实体店和网上下单两种不同的消费形态,有效记录消费偏好,为更多消费者提供高品质、个性化的服务。
新零售,已不是一种单纯打破现有零售格局的商业模式,而是刺激社会经济增长的发展模式,数据显示,2016年阿里巴巴一个企业的零售平台就完成了3.77万亿的成交额。它打开了中国零售业变革和增长的全新空间。
从这一点来看,新零售本质上并非是一种单纯的商业模式,而是一种发展模式极致桌面,能充分运用好新零售这种模式,并成长为新零售之都,不仅需要考虑城市的综合经济实力,基础设施、营商环境、政治体制、城市主观思维和意识、科研创新都至关重要。
在香港与上海的比拼中,上面说到的这些因素,多数都不利于香港。
2
香港与上海,优劣势大比拼
香港和上海都是中国商业化氛围最浓的城市,也都是国际性的金融中心,蒋多多从国际上的排名来看,香港与上海位次比较接近。
根据《国际金融中心发展指数报告(2016)》显示,世界前五大金融中心依次是纽约、伦敦、东京、香港、上海二者排名紧邻,香港略优于上海,但根据两地统计局公布的金融数据,上海已经超越香港。2017年上半年数据显示,上海资金总量(年末金融机构本外币存款余额)为11.16万亿元,同期的香港为10.44万亿元。
除了金融,香港在营商环境、体制、经济自由度上相比于上海也都有优势。香港是免税岛,相比于内地,其体制、市场经济自由度相对来说都要好些。
在2017年公布的全球30个城市营商环境排名中,香港、上海位列全球第8、第9位。

在相对自由的市场机制和免税岛的客观条件下,香港营商环境也只是略优于上海,根本原因在于香港居高不下的房价。
目前香港已经是全球房价最难负担的城市,生活成本亚洲第一,全球第二,房价高企带来的营商成本高企,是限制香港营商环境的重要因素。
同样,在高房价、高租金地反作用下,香港商品的价格优势下降,这些都制约着香港零售以及未来新零售的发展。中环、尖沙咀、铜锣湾、旺角这些内地人无限向往的购物天堂,魅力一日不如一日。
有人或许会说,新零售就是为了解决高房价反制商品价格而来。新零售也是零售,也需要仓库,也需要人力运送,在这方面具备全球最长轨交运营里程的上海,优势就非常明显了。

在仅有的几项优势中,香港只剩下了国际地位和“一国两制”了。客观来说,“一国两制”确实给香港营造了相对自由的市场机制,在这种制度下,香港充分享受到了背靠祖国大陆,面向全球的地理优势。
香港有全球最大的离岸人民币市场,最大中企境内-境外资本业务地。但同样因为这种制度,让香港与内地形成了两个关税区,制约了资金流、物流、人流、资讯流的流速和范围,压缩了香港背靠内地的腹地优势。
而相比于香港,上海拥有巨大的经济腹地和更大的潜在腹地。比起香港741万人口,光长三角城市圈,就已经拥有超过1.5亿的人口。不仅如此,整个华东地区都受到上海的经济辐射。单从这方面来讲,上海的潜力几乎是无与伦比的。
论起国际地位,在最新规划中,中央将国际经济、金融、贸易、航运、科技创新中心都给了上海,第一个自由贸易港以及“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”都设在上海,上海俨然成了全国定位最高的城市。这个配置,不说高于香港,至少不会低吧。
有人可能会说,新零售时代,城市的发展逻辑已经改变,不是谁定位高就能占据新零售的制高点,但你要记泰国白龙王住,在中国,城市的发展,经济的发展,永远离不开政策。
除了定位高外完颜宗望,上海目前的常住人口2418万,全国第一御途网,2017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11830.27亿元,全国第一。超大规模的消费,让上海已经赢在了起跑线上。
其实,让上海相比于香港更有把握获得新零售之都,最关键的点在与两城主观思维和意识上。上海乐观、激进、自信,上海的自信是对自身发展势头的认可。
香港也自信蛇汤的做法,但香港的自信来自于他们的财富存量王挺个人资料,而非自身发展势头。这种自信,让香港过于盲目乐观,让香港漠视新鲜事物和机遇,过渡依赖金融,以至于错过了互联网浪潮下的科创机遇九二海战。
根据科技部今年发布的《2016中国独角兽企业发展报告》显示,上海已诞生了26家独角兽企业,总估值722亿美元,这还没算携程等已上市的大公司,而香港低调重生,2015年才有了第一家独角兽。香港目前的科创实力,是新加坡的1/3、深圳的1/5。
在香港的漠视和固步自封下,经济从1997年位居全国第二(仅次于台湾省),滑到了如今全国第16位。港口吞吐量1997年全球第一,如今已经先后被上海、深圳、宁波-舟山港超越。
香港对新鲜事物的冷漠,甚至要让它错过新零售这个决定它能否复兴的大机遇。最典型的事例,就是最近香港冯氏集团利丰研究中心副总裁林诗慧,为香港市场对新零售的“淡静”进行的辩护,她称香港在相关领域并不落后,香港在居民生活习惯、生活便利程度、租金等方面都与内地不同,香港不可照搬內地新零售模式。
但近日香港“两会”代表团造访盒马鲜生,打消了所有人的疑虑,宣告着香港在错失一次又一次的机遇后,终于觉醒,开始寻求突围。
3
香港已醒,但上海已成为新零售桥头堡
借助阿里南下之机,香港北上拥抱新零售。
2016年,香港地铁上铺满了天猫双十一的广告,当年阿里宣布,天猫香港站正式上线,商品可用港币结算,可通过八达通和信用卡付款,香港与阿里正式牵手。

截止到目前,支付宝、阿里云等基础设施已经在香港落地生根闻月卡盟,淘宝与天猫在港用户已超300万,成为香港第一大电商平台。
借助天猫国际,香港特色本土品牌以跨境进口方式进入内地市欧冠吧场,2017年成交额是2016年的逾20倍,发展强劲;燕窝、T恤和清凉、调理类食品是内地消费者购买最多的三种商品;80后、90后是主要消费群体,北京、天津和广东则是购买香港商品最多的三个地区。
2017年9月,天猫超市开始为香港顾客提供“宅配免运费”服务,将香港带入包邮入户时代,提供最快次日达的物流服务。同时,天猫超市在香港降低自提免运费门槛,自提点数量也增至80个,深入小区楼下。
香港的新零售已经起步,按照阿里规划,香港将是阿里原创的新零售模式走向世界的第一站。
这边香港在起步,那边上海,已经把新零售玩的风生水起,阿里、百度、京东、苏宁纷纷在上海开展各种新零售业态。
作为新零售的桥头堡,上海具体情况如何?首先作为新零售新业态的标杆创新盒马鲜生,总部在上海,15家盒马鲜生高密度覆盖主城区,“3公里理想生活区30分钟送达”。

国内第一家“天猫超市1小时达”服务首先落地上海,目前有25个前置仓,全面覆盖上海主城区。同时,上海拥有超过5200家智慧门店,全国最多。星巴克在上海打造了全球最大的“智慧门店”,星巴克烘焙工坊郑斯仁,而作为支付宝总部,上海拥有60余支支付宝移动服务,全国第一。
上海,已有12万商家入驻口碑,高德公司计划在上海打造全球智能交通体系,可以说上海从高端制造业到传统手工业再到现代服务业,都在主动握手新零售,上海也因此成为了新零售的桥头堡,成为新零售之都呼声最高的城市。
综上看来,无论是新零售未来的发展潜力和空间,还是已经布局的基础,上海都要优于香港,未来的新零售之都非上海莫属。
当然,作为全球性消费中心的香港,如果能够结合新零售在北京、上海司马迁、杭州、深圳等地的充分实践所提供的扎实经验,端正态度虚心学习,利用其优势充分发展新零售,未来也有无限的想象空间。
客观来说,考虑到中国经济整体发展需要,上海与香港都应该成为新零售之都,上海主内假如我会飞,香港主外,相辅相成。北京、深圳、广州、杭州等城市多点开花,让新零售成为中国向世界输出的崭新发展模式。
作者:admin 分类:全部文章 浏览:102